第06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少年的你”涉嫌哪些刑事犯罪
从无序到和平的秩序追求




2019年11月08日 星期五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从无序到和平的秩序追求
孙云文 陈毅清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马克思看来,规则和秩序的功能及意蕴是相近的,“规则就是法则,而秩序是规则有序运行的必然结果;总体而言,规则和秩序都需要一套大家公认的制度来加以保障。”由此,影射出对法律的秩序价值的考量问题。

    生存之虞造成的无序

    人类必须面临的问题无外乎两个,其一是“如何生存下去”,其二是“如何更好地生活”。对于前者,我们经历了“跌宕起伏”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以强胜弱是始终不变的主要特点。再渺小、再卑微的物种都有生存的期待和权利,但这种权利并非与生俱来,它有时候需要付出巨大的牺牲:被比它强大的物种所吞食。

    以强胜弱演绎出来的生存法则注定是一种无序的混乱状态。只要能生存下去,无论采用何种手段都显得理所当然;但即便如此,仍旧有无数的“弱者”丧失了生之权利,而那些暂时能够存活下来的“强者”又会开始新一轮的比拼,于是,无穷无尽的争斗就这样一直持续下去。

    缺少规则和公正处断,这是人类早期陷入混乱的根源。由于没有规则,所有物种都可以随着自己的心性去开展任何活动,没有“能”与“不能”的理念区分,更没有对与错的评价标准;也恰恰如此,不可能产生一个绝对居中的智者去制止这些斗争,从而造成“利己主义”盛行,社会环境愈加恶化。

    但是,这种混乱的局面应治理,我们需要从这些血的教训当中看到群体的不足之处,进而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生存是王道,少了因为生存而产生的一系列混乱,我们甚至于连‘安定’的概念都是缺失的,更妄谈走向安定的决心。”美国法理学家埃德加·博登海默认为,人类历史初期的混乱给我们造成的伤痛,是人类逐渐探索社会规则的前提,更是人类肉体和精神两个层面都实现质变的“必经之道”。

    “同态复仇”的良性发展

    博登海默所言是正确的,但社会的发展永远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再大的伤痛,也难以让我们一下子就醒悟过来”。无序的斗争,确实让我们有了切肤之痛,而我们的改变,一开始也仅仅限于对斗争的有限克制:从过去无规则的弱肉强食,转变为“同态复仇”。

    “同态复仇”相较于弱肉强食,本身隐含着一个规则性的观念,即允许受害者加以报复,但最多只能给对方造成与自己所受伤害程度相当的伤害,这就从武力的大小程度层面进行了限制。

    此后,社会经济继续发展,“同态复仇”又逐渐与经济挂钩,例如,以金钱赔偿取代肉体层面的伤害。不仅如此,据罗马成文法《十二表法》记载,武力对肉体的伤害还得到更加规范的限制——如果受伤的只是无关紧要的部位,比如仅是皮肤的轻度划伤,则只能接受金钱赔偿,而不能再度划伤对方的皮肤进行报复。这只是一项细小的改变,但却折射出以和平的方式解决纠纷成为大众化的要求,暴力冲突逐渐减少,社会规则渐渐融入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同态复仇”的良性发展,实际上揭示出社会是由冲突和法律不完备的状态发展到利用法律规则对人们之间的冲突和纠纷进行调节的过程。过去,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让人们感受到自身的不安全,而经济的急速发展,又引导人们去思考:私人行为领域也需要一种行之有效的规则来对全体成员进行规范,这规则能去掉人们身上的利己自私,浇灌人们身体里的温和血液,于是,寻求和平成为人们的心理期待和一致追求。

    追求和平的法律秩序

    法律是秩序和正义的综合体。当和平成为人们的内心追求之后,人们逐渐意识到,解决好无政府状态并避免某个人或某个小集体对整个社会进行专制,就能够更加安全地生活下去,这就是人们所追求的“更好地生活”。而这些,最后都要通过法律才能实现。

    法律能防止无政府状态。规范化的制度通过白纸黑字的形式,明确了私人的行动领域,防止私人之间的相互斗争和侵犯,阻止他人自由的行为,把国家机器控制在人们所希望的轨道上,社会里的人就不会再像脱缰的野马,因为他们都受到了合理的约束,谁冲破这种约束就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法律能消除专制统治。法律对掌权者进行更加严格的限制,尤其对他们权力的范围、行使权力的方式都进行了规定,使个人的合法权益不遭到掌权者的侵害,预防他们的暴政统治。

    法国思想家卢梭指出,“维护和平是实现其他法律价值的先决条件”。如果一个自然的个体,生活在缺乏和平、没有安全的动荡环境下,他就失去了作为人的最基本权利。无序的战争已经使人们陷入痛苦的状态,势必要借助规范化的法律,把社会的一切都纳入有序的管理当中,使任何个体都能够依照法律的规定对善与恶、错与对进行辨析和预先裁断,在丰盈的安全感中实现整个国家的和平与安全。

    (作者单位:江苏省东台市人民法院   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