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第02版

第03版

第04版

第05版

第06版

第07版

第08版
  标题导航
十九大献礼影片《邹碧华》举行上海首映式
用司法护卫青山绿水
中央政法委机关举办学习贯彻 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培训班
陶凯元会见德国北威州法官代表团一行
图片新闻
最高法院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培训班开班
无标题
天津完成市以下人民法院内设机构改革
斯人已去 遗泽长留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往期回顾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斯人已去 遗泽长留
——追记深圳中院房产庭法官柯云宗
徐全盛 刘 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柯云宗走了,出乎所有人意料。2017年9月9日10时19分,担任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房产庭审判长、四级高级法官的柯云宗,在北京大学深圳医院住院期间,因肺癌晚期医治无效,生命定格在了44岁。

    而在住院之前,柯云宗给单位同事及家人解释住院的原因是“肺炎”,并不致命。甚至就在去世前一天,这个坚守深圳中院审判一线22年的法官仍在通过微信交代助理尚宇楠处理一宗案件的财产保全工作。

    在很多同事、校友的印象里,柯云宗为人低调、内敛、儒雅,从不麻烦人,是一个古典式的谦谦君子,对待工作更是一丝不苟,兢兢业业。也因如此,在深圳法院、律师系统,很多人自发缅怀柯云宗,或是在微信朋友圈发文,或是写诗。

    一切太过突然,但对柯云宗而言,他始终坦然处之,甚至从未向家人朋友提及过患病详情,并且似乎早已有了抉择,正如他悬挂在办公室墙上的那块牌匾——5年前一名同事应其要求题写,棕底黑字,上书四字,代表着他生活及工作的座右铭,为“一以贯之”。

    他从未跟家人同事提及患病详情

    柯云宗确诊肺部患病最早是在去年三月,在北大深圳医院,他被检查出“肺部有阴影”,医生要求全休一个月,但他担心已经排期的案件要开庭,没来得及好好休养,同年4月6日便回到工作岗位。当时,柯云宗并未告诉同事及家人患病详情,只是称“感冒、发烧”。

    这之后,柯云宗也偶有请病假就诊的情况,不过大多数的时间,他都如往常一般,醉心于法院的工作上面。直至今年9月,微信聊天记录显示,9月3日晚上10点多,柯云宗告诉深圳中院房产庭庭长武永庆,自己前一天因“发烧”到医院就诊,拍片的结果是“胸腔积水”,医生建议住院,想请假去医院再次进行检查。

    得到肯定答复后,9月4日上午,柯云宗去北大深圳医院就诊,10时许,他通过微信告诉武永庆,诊断结果是“肺炎”,确定住院了。当时在微信中,武永庆还提醒他要“好好养病”。不过,柯云宗仍然惦记着工作,他通过微信、电话,与多名同事都保持着联系。⇨下转第四版 

⇨上接第一版 就在9月4日8时26分,确定住院之前,柯云宗还向法官助理廖冉冉布置案件相关的工作。

    9月7日18时许,在深圳中院房产庭微信工作群里,房产庭副庭长俞红发布了一则通知,柯云宗也有在群里回复。去世前一天,9月8日上午,尚宇楠就一宗案件的财产保全工作询问,柯云宗微信发了两条语音,交代了工作的具体事宜。

    微信语音中,柯云宗的声音带着些沙哑和喘息,显得有气无力,因为他从未提起患肺癌一事,尚宇楠也没能想到,这竟会是诀别前最后的对话。

    9月9日上午10时19分,在北大深圳医院胸外科病房,柯云宗经抢救无效,最终去世。

    得知噩耗时,柯云宗的父母、兄弟姐妹也都从外地赶到深圳,因为太过悲痛,柯云宗的母亲连续几天都没怎么吃饭。大哥柯天虹介绍,柯云宗之前告诉过家人患病,但从未提及肺癌一事,他提供的家人微信群聊天记录显示,9月8日家人聊天时,柯云宗称自己“胸腔积水”住院了,未提及肺癌一事,并且一再强调,“先不要告诉父母”。

    他主动要求给自己多分点案件

    自1992年开始,柯云宗便与法律结下了情缘。那年,这个出生于广东雷州海康的小伙儿考入深圳大学法律系,毕业后便进入深圳中院工作,期间他历任深圳中院知识产权庭书记员、房产庭助理审判员、审判员、代理审判长,四级高级法官,至去世前工作已有22年,始终拼搏在审判一线。

    深圳中院统计的数据显示,自担任法官14年以来,柯云宗办理案件多达2800余件。近5年来,柯云宗主审的案件合计就有897宗,参与审理案件的数量更多,其中不乏疑难复杂案件。仅去年3月确诊肺部患病至离世这段时间,柯云宗仍然办结了219宗案件。俞红还记得,去年年底,深圳中院组织加班清案,柯云宗还主动要求给自己多分点案件。

    柯云宗所在的房产庭,主要负责二手房买卖纠纷等相关房产交易的案件,此前深圳房价几波暴涨,也使得此类案件的数量骤增。尚宇楠负责柯云宗案件的审理排期工作,她介绍,繁忙时候,柯云宗一天会进行四五宗案件的开庭。

    因为任务繁重,深圳法院的法官加班算是“家常便饭”,柯云宗也不例外。房产庭的多名同事都有印象,工作日的晚上经常能看到他在办公室加班,甚至周末,也常常能在办公室看到柯云宗的身影。因为勤勉工作,2010年至2011年,柯云宗连续2年,被深圳中院评为“办案能手”。

    他独自带娃经常办公室加班

    参加工作后,经家人介绍,柯云宗曾有过一段婚姻,并育有一子,不过后来夫妻离异,孩子从初中开始,就跟着柯云宗学习生活,事发前,正刚刚升入深圳一所高中读高一。由于柯云宗的家人及兄弟姐妹均不在深圳,多在老家雷州及广州工作生活,基本上,柯云宗都是一人带着孩子。

    深圳中院房产庭知情的同事介绍,在孩子就读初中时,柯云宗每天早上都是先将孩子送到学校后,再到法院工作。中午时,也会把孩子接来法院,有时就在食堂打些饭菜在办公室陪着孩子一起吃。晚上要加班时,柯云宗的孩子也在办公室里,父子俩一个人写案件材料,一个写作业,有时熬到很晚才回家。

    一方面是法官工作繁重任务,另一方面是独自抚养孩子的家庭责任,但柯云宗却以一己之力,承担着工作与生活的重担。这正如他办公室悬挂牌匾上的四个字,那是在2012年7、8月份,深圳中院内部举行书画协会笔会,柯云宗主动找到同事徐勋云题字,并要求写特定的四个字,徐勋云向笔者回忆,当时还追问他为啥是这四个字,“他就说喜欢这个内容。”

    拿到题字后,柯云宗将其裱装起来,并做成牌匾挂在自己办公室的墙上。一晃数年,直至柯云宗去世,这块匾额仍然挂在墙上,仿佛印证着柯云宗的座右铭,为“一以贯之”。

    很多人哭着来了

    9月13日上午,柯云宗的追悼会在深圳市殡仪馆举行。此前深圳中院内部发了讣告,深圳市两级法院、柯云宗的校友、同学等单位及个人,一共近500人参加了追悼会。经柯云宗的家属商量决定,追悼会不收取慰问金、爱心捐款等。

    笔者看到,深圳市殡仪馆1号厅门外,整齐地摆放着众多单位及个人送来的花圈,而参加追悼会的队伍,一直排到了门外,其中有身着素服的法院工作人员,也有匆忙赶来的穿着警服的民警,还有一名拄着双拐的女士,为盐田区法院行政审判庭庭长封文智,她两个月前因故脚部骨折,但获悉柯云宗逝世的消息心中悲痛,仍拄拐参加追悼会,“跟他道个别”。

    追悼会现场,深圳中院院领导均到场,多个区法院的负责人也到场,深圳大学法学院、深圳市律师协会也有代表到场。深圳中院政治部主任邝肖华,在追悼会上代表法院致悼词,悼词中评价柯云宗“坦荡无私、担当隐忍”“留下了一名优秀法官的崇高境界和高尚情怀”“塑造了直面病魔、崇法敬业的崇高形象。”

    邝肖华在追悼会上宣布,经深圳中院党组研究,决定追授柯云宗为深圳市“优秀法官”荣誉称号,经深圳中院机关党委研究,决定追授柯云宗为“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民法院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已经属本网书面授权用户,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人民法院报”
制作单位:人民法院报出版部。京ICP备05029464号